來自雲南的白羽獨自在重慶打工,夢想回老家開重慶小吃連鎖店,不靠父母闖一番事業
  昨天下午,西永,細雨紛飛。白羽(化名)和父母5年來首次見面。
  53歲的老白很瘦,一身卡其色西裝顯得有點空。“降溫了,看你衣服沒幾件,多穿點。”他脫下上衣給兒子披上。“不冷不冷。”兒子眼睛有點紅。
  見面,父子不知說些啥
  20日上午,老白夫婦乘坐的飛機從雲南飛抵重慶。下午3點,老兩口乘地鐵來到西永,終於在微電園派出所見到了在一家電腦企業上班的兒子。
  白羽走進來的一剎那,愣住了。他全然沒料到,老爸老媽千里迢迢跑到重慶來找他。“我只是想做自己夢想做的一些事,人又沒被拐被騙,犯得著來找嗎?”可坐在桌子前,父子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。
  白羽曾在雲南一家財經學校上學,沒讀完,離開學校後就音訊全無。
  白羽可能永遠無法理解。5年來,老爸老媽幾乎把雲南幾個大城市找遍了,但一直沒有結果。“說難聽點,是死是活都不曉得。”老白說,“親戚們以為,要麼進了黑磚窯,要麼進了傳銷。”
  這幾年,父母和比他小一歲的妹妹過春節,而白羽則在單位和同事、工友過年。
  失聯,他想闖一闖再說
  小白為啥幾年沒和家裡聯繫,也不回家?這是縈繞在老兩口心頭最重要的問題,他們一直沒得到正面答覆。
  白羽對晨報記者說,不覺得有啥必要打電話,“我想先創業,創出一番事業再說。男孩子本來就該多闖一闖。”白羽獨自來到重慶打工。第一份工是在火鍋館做服務員,後晉升領班。前後換了八九份工作,現在西永打工,每月收入3000—3500元。
  小白坦言,在重慶期間,愛上了重慶小吃,他夢想回老家開重慶小吃連鎖店。既然要開店,有沒有創業規劃?計劃如何實施?白羽說不上來,“還沒具體想過。”
  其實,白羽的家庭條件不錯,父親曾是某建築公司的總經理。白羽說,他一直不喜歡自己的專業,也不願意到父親的公司做建築預算工作。
  是不是擔心父母反對創業,才不告而別?小白說,除了這方面原因,還有他希望獨自闖一闖。
  “我不需要你寄錢,只需報個平安。”老白語重心長地說。
  本組文/重慶晨報記者 封璟
  這些年輕人怎麼了?
  上周五,晨報31版報道了一起類似故事。成功了,才有顏面回家?這些孩子到底是怎麼想的?
  重慶明亮心理咨詢所心理專家邱駟認為,這可能和幾種因素有關:第一,家裡對孩子要求很嚴格,期望很高;第二,他們對“成功”的定義太膚淺單一,太急於求成。
  其實,每個階段成功的定義不同,“平安,自立,能照顧自己”也是一種階段性成功。
  臨別時,父親把自己的衣服披在兒子身上。重慶晨報記者 高科 攝  (原標題:和家裡失聯5年,他幹嗎去了? )
創作者介紹

止漏

wp85wpiy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