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歲的武安國是一家單位的司機,32歲的劉保存也是個司機,不過開的是牌照陝AT6118的出租車。他們兩人素不相識,卻因為24日的一場交通事故糾纏在一起。一個說被人撞了,一個說見義勇為卻被人纏上了。這是怎麼回事?
  劉保存:覺得很委屈,做好事被冤枉
  昨日下午5時許,劉保存給本報打來電話,說24日上午在長安區做好事,幫助一個騎車摔倒、頭部受傷的人,不但打了急救電話,還陪同去醫院,並墊付了1800元藥費。“現在傷者把我纏住了,要求賠償。交警還把我的出租車扣押。”劉保存說,自己覺得很委屈,希望通過媒體尋找事發時的目擊者,為自己證清白。
  據劉保存描述,24日上午8時左右,他駕車行駛到楊虎城將軍陵園附近的樊川路時,見到了傷者武安國。“當時我的車已經經過他身邊了,聽見了聲響,就下意識從右側倒後鏡往後看,看見他摔倒在地,頭上有很多血,我就趕緊把車停下看他咋樣。”劉保存說,看他傷勢嚴重,就立刻撥打了120和122。“等120急救車來了,說是沒有親屬在,必須有人陪同才送醫院,我就陪著一塊去了醫院,然後做各項檢查時,醫院又要求先交錢,我就墊付了1800元。”
  劉保存說,當時他把自己的車停在路邊,後來被交警扣了。據他描述,當時他的車上有兩名乘客。“是在培華學院附近上的車,要去蝴蝶錶廠。是個看上去40歲左右的女子帶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。”劉保存判斷,那是一對母女,印象中母親是短髮,個子不高,本地口音。事發後,乘客下車離開,“當時很忙亂,不記得有沒有付車費。”
  據劉保存說,事故由交警長安大隊韋曲中隊的一位楊姓警官處理,“交警也不敢說是我撞的人,因為我的車上一點痕跡都沒有。但是把我車扣著,說是沒有家屬的簽字同意,不能放車。”劉保存覺得自己很委屈,明明是做好事,不但被冤枉,還要承擔損失。“我是營運車輛,每天都有費用。”因為事發後處置民警是用座機聯繫的他,所以記者昨晚未能從交警部門獲得證實。“我記得事發地大概100米的地方有個攝像頭,不知道拍到沒。”
  傷者:肯定不是我自己摔倒的
  記者昨晚在航天醫院住院二部見到傷者武安國後,卻聽到了完全不同的說法。
  家住長安區細柳街道的武安國說,24日上午8時許,他騎車與劉保存的出租車一併沿樊川路向南行駛,然後就被撞倒了。“我真的記不清是咋回事,但肯定不是我自己摔倒的,不然不會摔這麼嚴重,當時也不會發蒙。”躺在病床上的他,頭部與手臂都纏著紗布,“各縫了三針,腿上還有擦傷,肋骨和胯骨都很疼。”武安國說。
  武安國的妻子劉燕表示,劉保存在說謊。24日上午10時左右,她接到電話後和家人趕到醫院,“我們到了醫院後,他的態度很好,一直說‘只要把人看好,錢不是問題’。”劉燕說,後來院方說治療費用不夠,劉保存還說“人也沒大問題,醫生說就是封閉性顱內損傷,有點腦震蕩,現在好好養著就是。我身上沒錢了,回去找錢去”,所以她就自己又交了1000元醫葯費。“當時他態度都很好,說是‘把病養好,錢的事都好說’,我就沒多想,連他電話都沒要。估計他怕不讓他走,是他問我要的電話,給我打過來的。”
  “如果真是做好事,他不但墊付醫葯費,還買的香蕉、梨,還說錢不是問題那些話乾啥?”劉燕說,昨日上午11時許,劉保存又一次給她打來電話,讓她到醫院把事情說一下。“我到了以後,他就說自己幫忙把人送醫院,又墊了醫葯費,車都讓扣了,讓我幫忙把車取出來,不然損失太大’。我就感覺這話不太對了。”
  隨後雙方開始了爭執,一方認為是撞了人不承認,一方認為是見義勇為被纏上。雙方均表示,“希望能找到車上那位女乘客,她是最直接的目擊證人。”知情者請撥熱線:88880000。
  本報記者楊昊霆   (原標題:尋出租車乘客 請你說真相)
創作者介紹

止漏

wp85wpiy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