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2月底,中央第八巡視組向廣東省反饋巡視情況,指出存在的“裸官”問題。隨即,廣東省展開對“裸官”的治理。截止5月底,廣東省共查出1000多名“裸官”,其中866名“裸官”被調崗,包括9名市廳級官員;200多“裸官”選擇遷回家人。
  日前,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民意中國網和手機騰訊網,對27509人進行的一項題為“你怎麼看‘裸官’”的在線調查結果顯示,74.2%的受訪者表示自己身邊可能有“裸官”。92.7%的受訪者確認,“裸官”的存在影響自己對政府的信任度。
  受訪者中,80後占33.1%,90後占26.5%。38.4%的受訪者有直系親屬是國家公職人員。
  92.7%受訪者確認“裸官”的存在影響自己對政府的信任度
  提到“裸官”,山西省太原市某事業單位職員馮華的第一感覺就是不信任。在馮華眼裡,政府概念的具體形象就體現在一個個公務員身上。如果許多公務員都把妻兒送到國外,變成一個個“無根”的人,那這個政府又怎麼能說是廉潔的呢?
  “現在時代開放了,有的官員的子女出國讀書還說的過去,但如果連配偶都辭了工作跟著出去,那就不免讓人懷疑。”江蘇省徐州市某高校研究生王學志認為,如果查得嚴,一些官員的家庭成員拿到國外“綠卡”,政府部門不可能不知道。之所以出現許多“裸官”,究其根源還是在於政府對官員的監督、審查工作沒有做到位,讓個別人有了可乘之機。
  浙江省杭州市某政府部門公務員劉曉波(採訪對象要求化名——編者註)認為,就算“裸官”不是導致官員貪腐的直接原因,但也可能成為導火索之一。他舉例說,他們單位有位領導,自從兒子在美國工作後,妻子就跟著到美國生活,夫妻二人長期分居兩地。
  劉曉波直言,由於家人長期不在身邊等原因,許多“裸官”可能在晚上安排其他娛樂活動,久而久之,“小三”問題、情婦問題隨之產生,影響官員作風和腐敗。特別是一些身處重要崗位或者掌握較大權力的官員,他們面臨的誘惑更大。
  調查顯示,74.2%的受訪者表示自己身邊可能有“裸官”,10.1%的受訪者表示身邊沒有。92.7%的受訪者確認,“裸官”的存在影響自己對政府的信任度。
 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,“裸官”作為我國的一個階段性現象,已經影響到了人民群眾對政府的信任,已經對我們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產生負面影響,特別是對黨的形象、對國家的形象產生負面影響。“裸官”是當前反腐工作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,“裸官”現象不除,腐敗問題就很難得到根治。
  “裸官”已成當前幹部人事改革的焦點
  調查中,90.8%的受訪者支持對“裸官”進行治理。95.1%的受訪者支持將廣東這場“裸官”治理推及全國,各個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都儘早治理“裸官”問題。
 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分析,廣東此次對“裸官”的治理,涉及人數比較多,力度比較強,影響力也比較大,幾乎可謂一場“風暴”。如果說我們之前的反腐倡廉工作還停留在懲治腐敗階段,從此次治理“裸官”風暴就可以看出,反腐倡廉工作已經開始進入一個新的階段,已經觸及到了官員固有的利益格局。因為“裸官”背後不僅僅是官員職位的問題,更是官員權力以及整個公務員隊伍純潔性、廉潔性的問題。“這次廣東的治理‘裸官’風波具有標桿意義,能夠為其他地方包括中央下一步治理‘裸官’提供參考。”
  竹立家則直接建議,廣東省此次對“裸官”問題的治理值得作為一個模板進行推廣。
  “雖然客觀上說,‘裸官’問題在發達地區相對嚴重,在西部等欠發達地區相對較輕,但是對‘裸官’的治理很有必要在全國範圍內推廣。”莊德水指出,今年年初,黨中央印發的《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》中首次規定,配偶已移居國(境)外的官員不宜提拔,可見“裸官”問題已經成為當前幹部人事改革的焦點。對照廣東此次對“裸官”的治理,其本質是在中央制度規定的範圍內結合本地情況加以落實。下一步,全國其他地方也應該落實中央規定,結合自身情況,徹底清查“裸官”問題。
  如何根治“裸官”,受訪者建議深入調查“裸官”及其家人經濟來源
  治理“裸官“難在哪?
  “最大的難度還是在於對‘裸官’的甄別。”竹立家認為,由於目前官員的家庭財產狀況不夠公開透明,要甄別一個官員是不是“裸官”,難度比較大。目前,黨和政府治理“裸官”的決心顯而易見,技術手段也可行,說到底還是制度層面的問題,關鍵是要建立官員家庭財產申報與公示制度,特別是領導幹部的家庭財產公示制度,使“裸官”透明起來。
  劉曉波介紹,他們單位組織工作部每年都會要求大家填寫家庭情況信息表,一次瞭解大家的親屬情況信息。他建議,如果對官員的信息申報能夠再嚴格一些,同時加強對那些不報、瞞報官員的懲治力度,對“裸官”的甄別就能更有效率。
  莊德水則認為,目前的難點在於如何建立一個治理“裸官”問題的長效、強效機制。“治理風暴之後,我們應該從根源上使領導幹部認識到‘裸官’的危害性,並且能夠對‘裸官’實現嚴密監控。”
  在具體的制度建設層面,莊德水建議,首先應該落實配套的官員信息公開制度,比如領導幹部重大事項報告制度,保證一旦有“裸官”,組織就能及時掌握;其次,要重點對“裸官”進行談話、考核,加強對“裸官”的組織管理。特別是對那些剛開始不是“裸官”,提拔以後變成“裸官”的官員,應重點給予關註;最後,治理“裸官”不僅僅是關註官員職位本身,更重要的是必須切斷“裸官”變成貪官之後的外逃途徑。
  受訪者支持採取哪些方式根治“裸官”問題?結果顯示,“深入調查‘裸官’及其家人經濟來源”(32.0%)排在首位,其次是“建立官員財產公示制度”(19.3%), 排在第三位的是“禁止‘裸官’擔任‘一把手’或敏感職位”(11.2%),排在第四位的是“嚴格追責申報不實的官員責任”(11.0%)。其他還有:“嚴格執行領導幹部個人重大事項報告制度”、“向社會公示‘裸官’情況”、“建立‘裸官’調崗或提前退休制度”、“開展反腐國際合作”等。
  (調查合作伙伴:手機騰訊網《立場》欄目)
(原標題:萬人民調:95.1%受訪者支持將“裸官”治理推及全國)
創作者介紹

止漏

wp85wpiy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